中国最好的黄酒你喝了没有?

 提示:点击图片可以放大
乡人善饮,亦善造酒。九月农闲,山村酒香飘逸,家家户户酝佳酿,亲友走动,主人便拿出陈年老酒招待,很自豪地说自家酿的。若是酒逢知己,便要浮一大白。我大哥曾自斟自饮说:“酒肉朋友,聊得来就一起喝酒吃肉了,酒肉难得,友谊也是,二者兼得,不很好么?”每当这时母亲总要酿上几大缸。不出佳酿,在乡下要让人笑话的。多数人家有珍藏几十年前的粬母,每年酿酒从粬母罐取出一小勺,小心翼翼地封存,以待来年启用。粬母罐一打开,粬香四溢,令人垂涎!那时父亲酒量还不错,每饮必二三斤,酒酣耳热,酡颜醉颊,大讲典故。某日雨天,大人不在,橱里有山麂肉,四哥就诱惑我,说喝一碗酒吃一块肉,我一口气喝了好多碗,酒劲上头,浑身燥热难耐,如有神助,不知怎么就飞檐走壁,蹿上屋顶凉快,惹得许多人在底下看笑话,于是就觉得四哥这样的酒肉朋友,真是很不靠谱   林兴华先生讲过一个酒国传奇,鹤塘镇文车岭有个酿酒洋,其巅有巨石,俗称酿酒石、酒瓶石,罅隙有指头大的泉眼,淙淙潺潺,经年不息,流注远近田洋。而在古代,泉眼里流的不是水,而是美酒,方圆五里都香喷喷的…   酿酒洋与铁拐李有关。据说这位老兄路过时,烈日炎炎,焦渴难耐,葫芦空空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就想用此间山川之灵酿酒喝,于是念着真言,戳向身边岩石,顿时一股老酒喷涌到脸上,灌得他酩酊大醉,飘然而去,竟然忘了封住洞口,从此就一直淌着,酒香四溢,名闻遐迩…   之后就有人开荒了,庄稼长的杆子又高又壮,谷壳呈暗红色也跟喝醉了似的,砻的米又细又长,呈奶白色,如美人细牙,人们叫糯米、酒米,就想酒水浇出的米,酿酒肯定好啊,结果真的酿出了美酒!其色绯红,其味甘醇,入口绵和,俗称红酒,老酒则是指三年以上佳酿,积郁成味,久蓄愈芳,色如琥珀,晶莹剔透,故而又称黄酒。后来别处引种,天底下就都结出糯米,酿造的美酒流传至今…   只可惜乡人太贪了,霸占着酿酒石,后来有位酒国英雄喝不到酒,非常生气,拔下连根带泥的稻茬,扔向酒瓶石,堵住了酒口,出不了美酒了…   这个故事代代相传,古邑神韵可见一斑,人们坚信酒是这样酿的,糯米是这里人种的,连神仙也为之倾倒。譬如前文《美女药神》里的美酒招牌,乡人就叫“神仙醉”。所谓山高皇帝远,古田人自来小国寡民,这样自饮自乐,迄今已不知多少年月   红酒之说全省皆然,惟独外省叫黄酒。其作为世上最古老酒类,中国独有品种,技艺冠绝天下,商周时代即盛行,以大米、黍米、粟为原料,酒质则由酵母粬决定。古田作为近代唯一的红粬产地,更兼主料为特产红壳糯,兑以本地高山清泉,品味独特而广为人知,尤以平湖酿酒师最出名,每年八月到翌年清明为造酒旺季,售往外省及东南亚,直到1955年公私合营,许多知名私营品牌才消失   中国是黄酒的故乡,出土的最古老的实物酒,西安汉代御酒即是黄酒,而酒风之盛可从“(商纣王)以酒为池,悬肉为林”,“为长夜之饮”以及《诗经》“十月获稻,为此春酒”推知。相传上古仪狄善造酒,大禹叹其味美而禁之,周公鉴于夏商败亡,归咎于酗酒丧德而制《酒诰》,堪称最早的官方禁酒令。后世嗜酒者则大造舆论,称“天有酒星,酒之作也,其与天地并矣(宋代窦革《酒谱》)”,于是历来耽溺酒色而亡国败家之说,与壮士美酒佳人并皆风行   然凡事适可而止,适量饮酒不仅有益身心,更增添许多雅趣!试问古今多少旷世名篇出自酒徒之手?倘若真是禁了酒,那么孔融、嵇康、阮籍、刘伶、王羲之、陶潜、怀素、张旭、李白、杜甫、王勃、柳永、苏东坡、辛弃疾、李清照、唐伯虎、龚自珍会答应吗?一部煌煌文化史岂不因此而黯淡下去   譬如友人苏忠,就写下当代酒国神话。鄢烈山先生盛赞读他的诗“举头望见李白的故乡月,脚履岑参的边关雪,更可以留连王维的山水,体味苏轼的禅境和道心。”鄢先生善饮,不知可曾与同样善饮的苏兄对酌?苏兄是本省连江人,其人温文尔雅,又刚肠嫉恶,既有南人细腻,亦有北人豁达,酒后多豪情佳作,有如南宋的陈与义,堪称闽省文人之异端,足可以传世矣,譬如这首《吹剑》   如今一晃四十年,父亲不能饮,四哥已过世,我也戒酒十多年!无酒无诗,许多情景终成永诀。前年还乡,见高山上的红壳糯颗圆粒满,在阳光下闪闪▓发亮,当晚又讨红酒喝,想起年少时的往事:同伴喝高,大路不走,却深一脚浅一脚趟着稻田,絮絮叨叨路咋这么滑?又一日趴着起不来,狗过去舔他嘴巴,他有气无力地摆手说:“不要这样好么?不要这样好么?”还有一个同学酒醒了尿尿,下楼时一脚踩入家里拌的水泥浆欲拔不能,竟躺下去睡着了,第二天醒来已成雕塑。而我年少无赖,酗酒斗殴时常有,上大学后更是胡天胡帝,喝伤了胃吐过血,几度性命垂危,躺了八个月才醒过来…   那么,就做个告别,再诵一回刘伶老兄的千古雄文《酒德颂》吧!我觉得全天下酒徒都应该吟诵的   有大人先生,以天地为一朝,以万期为须臾,日月为扃牖,八荒为庭衢。行无辙迹,居无室庐,幕天席地,纵意所如。止则操卮执觚,动则挈榼提壶,唯酒是务,焉知其余   有贵介公子,搢绅士处士,闻吾风声,议其所以。乃奋袂攘襟,怒目切齿,陈说礼法,是非锋起。先生于是方捧甖承槽、衔杯漱醪;奋髯箕踞,枕麴藉糟;无思无虑,其乐陶陶。兀然而醉,豁尔而醒;静听不闻雷霆之声,熟视不睹泰山之形,不觉寒暑之切肌,利欲之感情。俯观万物,扰扰焉,如江汉之载浮萍;二豪侍侧焉,如蜾蠃之与螟蛉

相关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