陶渊明喝的究竟是不是高粱酒?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0-30 00:10
萧统《陶渊明传》写老陶当彭泽令后“公田悉令吏种秫”,欲广种秫以资酿酒。老陶自己诗中也写到过用秫作酒。《和郭主簿》中云“舂秫作美酒,酒熟吾自斟。”   一般的解释是,秫是一种黏性的高粱。因在下我爱喝高粱酒而非米酒(特指稻米制酒),故宁愿相信陶渊明所种之秫为高粱,所饮之酒为高粱酒。然则,谷物小而黏者亦称秫,秫亦指黏稻,老陶喝的究竟是高粱酒还是米酒,在下我一时搞不清楚   王叔岷先生《陶渊明诗笺证稿》认为老陶之秫是黍、黏稻或者黄米。他笺证“舂秫作美酒”句,曰:“案秫音述(在下认为王先生注音错误,秫音应为熟。),说文:‘秫,稷之黏者。’即黍、黏稻、黄米也。萧统陶传:‘公田悉令吏种秫,曰:我得常醉于酒足矣。’”读笺证,知王先生将老陶之秫不作高粱解,而究为何物,他给出三个答案,却未有确指   袁行霈《陶渊明笺注》注“舂秫作美酒”句,曰:“秫(shu [二声,在下搞不出那个标二声的符号来]),黏稻。”并列举萧统陶传“令吏种秫”句。袁先生自己论定了,老陶的秫就是黏稻,黏性的稻米   陶渊明喝的难道不是高粱酒吗?在下我实在不甘接受王、袁二先生注释。再搬字典查阅,想弄明白到底“秫”为何物   《康熙字典》:谷名。《尔雅释草》:“衆秫,[疏]:衆一名秫,谓黏粟也。北人用之酿酒,其茎杆似禾而粗大者是也。”《礼月令》:“仲冬乃命大酋秫稻必齐。”《周礼·冬官·考工记》:“染羽以朱湛丹秫。”[注]:丹秫,赤粟也。又与鉥同   《辞源》:秫,稷(高粱)之黏者谓秫。可以酿酒。晋陶潜《陶渊明集》二《和郭主簿》诗:“舂秫作美酒,酒熟吾自斟。”古籍中对其他谷物小黏者亦常称秫。《尔雅》孙炎注、《齐民要术》谓黏粟为秫,〈本草图经〉谓黏黍为秫,皆因时因此而异名   《辞海》:秫,即粘高粱。多用以醸酒。《说文·禾部》:“秫,稷之黏者。”参见“稷”。也指粘稻。萧统《陶渊明传》:“公田悉令吏种秫,曰:‘吾得常醉于酒足矣。’”   上述四典对“秫”的解释,第一义都是指高粱。《说文》谓“稷”,何为稷?程瑶田《九谷考》曰:“稷,今人谓之高粱,或谓之红粱。”   四典中《辞源》、《辞海》分别引证释义借用了老陶故事,然而,两者在解老陶之秫上发生分歧。《辞源》以老陶之秫即高粱,而《辞海》以其为粘稻。正是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然则,在下我何所适焉?何所从焉?戛戛乎似无所适从焉

相关推荐: